一個女人,躺在床上。
看起來,氣色很不好。

一個男人,在床邊
痴痴地照顧與守候。




「媽媽~~好餓耶!妳還要躺在床上多久?
妹妹肚子餓了!妳快起來煮東西吃啦!」


男人皺眉低聲喝斥:
「噓!不要吵!
媽媽身體不舒服,讓她好好休息。
等一下,爸爸待會煮麵,妳先去旁邊玩,等一下就好了。」


「哦……」
小孩低著頭走出房門。
心想:又沒有人陪我,有什麼好玩……



女人欣賞男人的才情、敢擔當、肯負責。
對求學時期認識的男人,一直欣賞著。
只是,男人的光芒太耀,四周總有著簇擁的人群。
當然,女孩們也都愛他。




然,上天的紅線牽上了,就會安排好他們的緣份。



一些不期然的偶遇,
都讓男人對女人留下不少相思。




在男人表白的當天,
女人深深覺得自己的幸福已無可比擬,
甚至,一生又夫復何求!






男人與女人生了兩個女孩。

老大
在5歲時,因意外突然喪生。
男人與女人非常傷心,遂把對老大的關愛,全給了么女。


女人想再生一個小孩陪么女,
無奈,不久後,身體竟不明原因地愈來愈虛弱,
咳嗽咳個不停,到最後,一天大多的時間都只能躺在床上。



男人為了女人辭去了大好前途的工作,
一心只想讓女人早日恢復健康。


這是他深愛的女人。
彼此一直是相知相惜、無話不談,
是夫妻,更是知心好友!

俗語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對男人而言,
他總覺得自己一定是修了千年、燒了多少好香,才能擁有女人這樣的好伴侶!
但,現在這樣無藥可醫的狀況,
對女人,他真的非常的心疼,恨不得能代替她受苦!

男人一心只在女人身上,
幼小么兒的需求,他恍若未聞。



小小的聲音弱弱地從後面傳來,
「爸爸……你什麼時候要煮晚餐?我肚子好餓!
午餐吃的餅乾已經吃完了……」


「是嗎?」
男人無力地看著女人,
什麼都不能為她做,心急地根本就不會感覺到飢餓……


女人努力地撐開雙眼,緩慢、氣若游絲地說:
「怎麼不去煮飯?丫丫還要發育,你這個爸爸居然都不顧她!」


「可是妳……」


「我怎麼?不還活著嗎?
孩子要吃飯,你快去煮!
我昏幾天了?難道你都沒弄飯給孩子吃?
你這爸爸怎麼當的!!」


「好好好~我去弄飯!妳不要生氣~對身體不好~」
男人急忙說。


女人一聽,就閉上了眼睛,不再搭理。


「琴~妳不要不理我……妳這樣,我真的好害怕……」
男人默默流下眼淚。


女人仍閉著眼睛,
「怕什麼?不還活著嗎?……快去煮飯,照顧好孩子。」


「好。」男人拭淚。
幫女人蓋好了棉被、整理妥當後,才去廚房煮飯。





數日後……



女人氣極!坐在床上,怒視在床邊的男人。
雖是怒容,但蒼白的臉仍顯不出一絲血氣……

「你!叫你照顧好孩子,為什麼人一直在這?
孩子在幹嘛你知不知道?她才3歲!正需要人顧!你……」
未完,女人就氣喘不止……


「妳不要這樣子!我真的很擔心妳!
孩子妳也不用擔心,我請人家幫忙顧了!
我知道妳愛孩子,但妳也不要愛到連自己都不顧啊!
求妳身體快好起來,妳知道我很需要妳~~」
男人心急地懇求著。


女人面無表情地看著男人,
「但,我不需要你!
你連我所鍾愛的孩子都不顧了,我為什麼要你?」


男人落淚,不可置信地看著女人,
「妳不要這樣子說氣話!……」


「我沒有說氣話。
有了孩子之後,我愛孩子更甚於你,
但你卻不顧我的心思,居然還把孩子交給別人照顧!
別人有辦法像我們這樣愛孩子、照顧孩子嗎?
你知道,孩子不開心、生病,我有多痛嗎?」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
我就是不要妳又花心思在擔心孩子啊!
妳趕快好起來嘛~身體好了,妳就能自己照顧孩子了!」
男人努力想要說服女人。


女人依舊面無表情,
「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所以才要你好好照顧孩子。」


男人哀求,看著日漸衰弱的老婆,他真的很擔心。
「妳不要這麼說,我再去請好的醫生來,一定會好的,妳不要放棄!
妳別忘了,妳說我們要當三世夫妻耶!妳怎麼可以那麼早走,現在就想丟下我!」


女人不帶一絲情感,
「你把我的孩子送給別人帶,我不會原諒你的!
這一輩子跟你當夫妻已經夠了,下輩子,我不想再當你的老婆。」


男人痛哭,激動地說:
「妳怎麼能這麼說!不要這樣子!我沒有把孩子送別人!
隔壁的李太太妳知道的啊,她對丫丫很好,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妳不要想太多~
我……我只是希望妳趕快好起來!」


女人閉上眼,緩慢躺下,淡淡地說,
「我不想管了。你把孩子接回來,好好照顧。」
女人便不再講話。


男人心碎,悲痛地問女人:
「琴~妳不要這樣。妳真的捨得丟下我?
我知道這是妳的氣話,妳不是真的這麼想的,對不對?」


女人依舊不帶情感地說:
「不,我是認真的。」


男人崩潰。
「琴~~妳不要這樣對我!妳不可以這樣~~~」


女人再次陷入昏迷,不再言語。


男人想盡辦法、找盡醫生,不僅接回孩子、三餐照料,
為了讓昏迷的女人蘇醒,
對孩子做了什麼、孩子開心、孩子大笑……
男人都到女人床邊,鉅細靡遺、溫柔地告訴女人,
但女人,仍一動也不動,只剩下呼吸……


某天夜晚……

男人在經過無數個日子,仍堅持睡在女人床邊,隨侍身旁。
儘管,女人不吵不鬧,只有呼吸……


這天,
在男人熟睡後,
女人悄然離世。



隔天男人醒來,
發現之前還有呼吸的女人,竟只剩冰冷的身體,
男人痛哭失聲。

「妳怎麼可以真的這樣就離開我!丫丫在這啊!妳不是也捨不得她嗎?……」


男人痛哭,數度昏厥。





處理完女人的後事,
男人知道女人有多愛么兒,
他一肩背負起嚴父慈母的工作,用心照料孩子、努力讓孩子過得開心、健康。


女兒漸漸長大、亭亭玉立,
她知道爸爸有多愛媽媽,更知道爸爸照顧自己的辛勞。
爸爸看著她時的落寞、孤單,她都看在眼裡。


成年後,
孩子不像同年的同學開始交男友、嬉戲,
爸爸總說不用擔心他、不用擔心家裡,
但孩子,總是放不下爸爸。


畢業後,
女兒決定留在家裡,
在家鄉找一份適合的工作。

她希望,
可以換她照顧爸爸,讓爸爸過的開心。

每次,父親望著她的眼中,總有些愛意、有些哀傷,
她知道,像極了母親的她,是父親的另一種慰藉。


在她心裡,
她默默決定,要代替母親來守護爸爸。



年過三十,
父親擔心她的婚事,
她總說:不急、沒想法。

逼急了就說:
那些男人都沒有爸爸好!


男人左勸、右勸,
孩子就是聽不進去。

男人無可奈何。
每每向女人上香時,
總是再三道歉,
說沒能幫孩子找個好歸宿……




男人,七十八歲去逝。


五十二歲的女兒,
守在父親的身旁,直到最後。……








阿鈐驚醒。


摸了摸自己的臉龐,竟有哭過的痕跡!


夢裡男人的那股沉痛的哀傷,
在她的胸口重重地壓著。




「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覺得這麼悲傷?」

悲傷到讓阿鈐不由得地放聲大哭。



「這到底是怎麼了?……
也太奇怪了吧?
居然會哭成這樣!
我還覺得自己是那個痴情男人!」

無故的夢跟悲傷,阿鈐真是摸不清頭緒。


「難不成是最近看了太多小說?
不過這三人的故事也太悲情了吧……」



七點的鬧鐘響起,
驚醒仍沉浸在難過氛圍裡的阿鈐。

「嚇死人了!……」急忙按掉鬧鐘。


「算啦!是夢吧!是夢就是假的!
只有上班賺錢才是真的!
是說……居然耗費我那麼多眼淚……真是太怪異了……」



阿鈐擦去眼淚,梳洗,準備上班。




創作者介紹
Sun

Sun's 三色盤

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