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五月十八日 天氣晴

我現在正坐在飛機上。
飛往埃及的飛機。

再次前往既神秘又偉大的古都。


這次,我又離開了我的故鄉。
再次為了追尋我的夢想、我的自由、我所嚮往的一切,而拋下在故鄉的種種。


在多次的曾經,都以為能定下來了。
然而,每一次的相遇,似乎總是少了些什麼。

就像靜置許久的香檳,在某次宴會上終於有了出場的機會。
宴會很開心,有人將它晃動了,搖動了,就是沒人拔開木塞,開啟香檳。
而香檳一生的希望,就是衝出木塞,在尖叫中、驚喜中,回饋給人們那每一口酸酸甜甜的幸福滋味。


沒有開啟香檳的宴會,就像無言的開場白。
沒人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而隨時都像要結束。


所以,我離開了那場不知為何的宴會。







雲上,看到了飛機的倒影。



也許,就像雲永遠也只能讓飛機從身邊掠過,而不能強留飛機隨侍在雲的身旁。





(完)






創作者介紹
Sun

Sun's 三色盤

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egie
  • 草草了事的妳.......= =
  • 此言差矣~~
    我每一篇都是很用心的~~

    Sun 於 2008/05/14 09: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