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03 Mon 2007 11:58
  • 窗外

我愛世貿。
在第一次參加電腦展,拿了許多贈品後,我愛上了世貿。
偌大的空間,熱鬧的人潮,豐富的有獎徵答……,所以每次有展,我都參加。


從台北車站,坐上便宜的22路公車,一路奔向世貿。
像是灰姑娘的馬車,將充滿期待的我,送到夢幻的世貿大樓。



我不是灰姑娘,也相信灰姑娘不會像我一樣不優雅、愛東張西望。

雖然充滿期待,但約一個小時的路程,總該找點事做做。

看窗外的故事,是我在車上的最愛。


新光三越廣場擠滿人群,從公車上看去,越過人群,我看到是許慧欣舉辦簽唱會。
中正紀念堂前的廣場,有三三兩兩的父母帶著小孩,手上拿著風箏,開心郊遊去。
有情侶在公車站前不顧他人厭惡的眼光,仍是卿卿我我。
許多人在建國花市上車,有人拿著一袋百合,有人拿著二、三小盆的盆栽,大包小包地趕上車。


上演的情節大多相似,只是演戲的主角不同。

他們演他們的戲,我在車上,看我的戲,互不相干。




2006年11月18日下午,我準備去看傢俱展。
依舊坐著我那22路的馬車,前去我的宮殿。
車上,我仍忙碌看戲。


人潮如常地多,大家一樣地忙碌。



車在台北郵局等著綠燈。
我看著郵局前在發傳單的年輕男人。

一個老伯伯拒絕他的傳單。
一位妙齡小姐,對他搖搖頭,也離開了。

年輕男人看來有些小失望。
然後,他像是想起什麼,突然轉頭看向車上的我,還開心地向我揮揮手!


我嚇得不知所措。


他居然知道我在看他!


搜尋兩旁座位的人,沒人和我一樣看向窗外。
年輕男人指指我,又開心地向我揮手。
我只好傻笑回應。


男人揮的更熱情了。


還好,綠燈讓公車前進,把我帶開這尷尬境地。





仁愛林森路口,22公車左轉。


一個阿媽牽著腳踏車站在斑馬線上,用吸管喝著960ml的光泉果汁牛奶。
在行人最大的台北市裡,她站在斑馬線上似乎不打算過馬路,而站得直挺挺地注視著公車離開。




大安公園站, 一位背著大包包的阿公上車。
一上車,就坐在我旁邊的空位。


不知怎麼地,他像是跟我很熟,開始聊起最近的人心問題。
基於尊敬,我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


「現在的教育很糟糕,家長又不教,責任全丟給老師!
又講什麼愛心教育!不能打不能罵,要老師怎麼教!
老師教的是知識啊!但沒有人品、沒有道德的小孩怎麼不可能做錯事!……」



阿公話總是講一堆後才小停兩、三分鐘。
做為後生晚輩,只好點頭微笑。



「……人品、道德該是家長要教的,孩子不懂,做錯事還不能處罰!這怎麼得了!
現在不僅一堆大人是"空心人",生出的小孩更是"空心人",難怪連簡單的湯匙也折不彎!……」



"連簡單的湯匙也折不彎"?我有沒有聽錯?
阿公怎麼講的很像是基本能力?
像是寫字不會用筆一樣的離譜!


阿公繼續發表他的長篇大論,我卻忍不住好奇打斷了他。
「阿公,你為什麼說"連簡單的湯匙也折不彎"?這是特技吧?一般人本來就不會的啊!」


阿公搖搖頭,
「妳也差點成為"空心人"了,不過妳是還有救的那一個。」


「啊?」
"空心人"……"我還有救"?那是說我的心還在,所以不算"空心"囉?



「不要看我老,哈利波特我也看過了!妳也有看過吧!」
阿公看著我。


「嗯嗯,有!」我點點頭。


「哈利波特那裡的人叫不會法術的人叫"麻瓜",這真的是非常岐視的說法,很不禮貌的!
其實大家都是人,只是有心或無心而已,所以只有"有心人"與"空心人"。」


「啊?不懂?」


「"有心人"懂得用心看人、看事、看物,懂得感同身受,懂得將心比心,
所以容易運用人類與生俱有的能力。就是一般人說的超能力。」



我睜大了眼。
心想,原來我本來是會飛的!


阿公平靜地說,「對!沒錯!只要妳會運用,妳就會飛。」



我一驚,阿公會讀心!



「這沒什麼。只是現在"空心人"太多了,搞得社會混亂,人心蒙蔽,
互相影響下,"有心人"漸漸減少,原本大家都會有的能力,被商人渲染成特殊人類才有的超能力,
然後從中大賺一筆。再加上一些存心不良的人的操弄,人變得愈來愈愚笨,愈來愈不懂得"用心",
只會用頭腦去爭無謂的名和利。」


「阿公,你說我還有救,那我要怎麼變成"有心人"?」
既然我本來會飛,那我當然要來給它試試看……雖然……我覺得阿公在騙人。



「妳看的出來我有精神病嗎?」阿公笑著看著我說。


我再次睜大了眼,心想,你是說你是瘋子嗎?我果然不該信的!
不禁開始擔心,我離瘋子那麼近,會不會有危險?



阿公笑著看向前方,「我是得憂鬱症。」



我表面不動聲色,但心裡著實大大地鬆一口氣。


現在想想,我真是忘記阿公是會讀心的!
當時應該全被阿公讀心偷聽到了!



「我是為現在人心沉淪而傷心到憂鬱的。我家人都怪我太傻。
雖然如此,我還是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有希望,能救到一個算一個。」



我想到阿公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那阿公……」



阿公插斷我的話,
「妳接近"有心人"了,妳會用心看人、看事、看物,懂得替別人著想,
只是少了一竅,所以能力發不出來。」


「哪一竅?」我急著問。



「心竅。」



「啊?」我臉上應該有很大的一個問號。



「開心竅是要練習的。要常常靜下來,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只有那個聲音,能帶妳回到像小孩子一樣的純真。」
說到這裡,阿公又嘆了一口氣。


「阿公,你為什麼嘆氣?」


「雖然說小孩子比大人純真,但現在真正純真的小孩也不多了。」


「為什麼?」


「還不是被大人害的!現在經濟比以前好,大家都有錢,所以都捨得寵孩子。
孩子要什麼就給什麼,就連孩子胡鬧地使脾氣,大人也不會出聲阻止,反向孩子道歉!
愛心教育不該是這樣的!過寵的孩子會驕,會變得物慾,變得不純真。
大人不懂得用心,小孩無從學起,當然更不會用心。
人雖自詡為萬物之靈,但不懂得用心,只懂得依五感去待人處事,
那跟只用本能去行動的野獸有什麼不同?現在的人,幾乎已經退化成獸了!」


哇賽!好嚴重的話。
我看看四週,還好前後座沒人。
不然阿公可能早就被罵了。



「哈哈哈!」阿公朗聲大笑,害我嚇了一跳。

「不用擔心,我習慣了啦!就是這樣才得憂鬱症的啊!」



又被讀心了!
不過,看阿公那麼釋然,我也跟著笑了。



「妳啊!多練習聽心的聲音吧!它說的話還要懂得去想合不合理、正不正確。
它可能會提醒妳什麼事做錯了,妳要覺得它講的對,就去改進。
妳愈懂得聽心講的話,妳的能力恢復的愈快!」


我開心地說,「真的啊!」


「真的。」


「那要怎麼聽心講話?我平常為什麼都聽不到?」我繼續問。


「妳要靜下來聽。妳不像我常常聽,所以我隨時聽得到。
妳練習久了,也會像我一樣的!」


「嗯……」我沉下來思考。



「別想那麼多,去做就對了!」













「下一站,世貿中心。next station,......」車上的廣播叫著。



「啊!阿公,我下一站下車!」我驚覺。


阿公微笑著。


我一邊確認手邊的東西在不在,一邊思考阿公剛才講的話。
「阿公,謝謝,我會試試看的。」


阿公點點頭,笑著說,「加油哦!」


「阿公,你身體也要顧好哦!才能幫助其他的人!」




公車快靠站,我急忙說,「阿公,我下車囉!掰掰!」


「掰掰!」阿公跟我揮揮手再見。















這個阿公,我沒再遇到了。
回想起這段往事時,才想到同一天發生了那麼多驚奇。


我不禁想像著,也許那一天就遇到不少"有心人"了。


在郵局前的那個男人,是"有心人",所以他看到我。
用吸管喝大瓶牛奶的阿媽,是"有心人",她其實也在偷偷看我。



郵局前的那個男人為什麼會看到我,還熱情地跟我打招呼?


我總是開心地這麼想:
也許他也知道我是那個有救的"空心人",
"有心人"族群將再增加一名成員,而感到開心吧!







現在的我,常常試著跟心對話。


至於能力……當我"感覺"到我把棉花棒折歪時,
我男朋友告訴我,它本來就是歪的。
不過我覺得,因為他太"空心"了,所以感覺不到這樣細微的變化。



anyway,我還在努力。







改天,要是你看到我從你眼前飛過,千萬不要覺得太驚訝。


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岳均
  • 讀起來很陽光(下午的溫暖陽光)
  • sun0715
  • 謝謝

    ^___________^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